您好,欢迎访问中国琴院网站官方网站!
首页>琴院课程

中国琴院教学: 名琴鉴赏

发布时间:2020/3/24 浏览量:

 

宋 代 古 琴


 

龙吟虎啸.仲尼式

新华网北京5月16日电(记者张舵)由宋末、元初书法家赵孟俯制作的一把“龙吟虎啸”琴,16日在此间举行的“2004年荣宝春季拍卖会”上以385万元人民币拍卖成交,创造了宋代古琴拍卖的最高价。
据故宫博物院古琴专家郑中介绍,该琴腹中左刻一行“松雪道人识”五字。“松雪道人”是元代著名书法家赵孟俯的号,可见“龙吟虎啸”琴是出自这位大师之手。元代大家赵孟俯除了书法被历代文人墨客所推崇外,其在音乐方面的造诣也很高。这把“龙吟虎啸”是迄今为止国内发现的第一把赵孟俯制作的古琴,也是近四十年所见保存最完整的一张宋代古琴,应属于上等文物。
据说,赵孟俯死后,其子孙曾把“龙吟虎啸”赠送给元代著名画家倪云林,倪氏后人后来又完璧归赵,把琴还给赵孟俯后代,直至上世纪80年代,后人赵鸿雪的家属把琴卖给了江苏书画家董欣宾。

在今天的拍卖会现场,这把有近千年历史的古琴在众多买家二十多轮的争夺下终以385万元成交,而起拍价仅为80万元。 最后被著名书画家许麟庐之子许化迟先生以385万元收入囊中。
这把“龙吟虎啸”古琴为仲尼式,以虫蛀古桐材所制,通身髹以黑漆,久经使用,手指袍袖磨擦处露栗壳色漆,蛇腹断满布其上,古气盎然。琴背池上刻隶书“龙吟虎啸”四字,其下嵌一片古玉。琴通长122厘米,额宽19厘米,尾宽14厘米,四五徽间最厚处达6.5厘米。琴面金徽13枚,弧度浑圆头尾一致。
郑珉中还介绍说,传世古琴中,唐代蜀人雷越之琴以及宋仿之作已经看到,但没有看到唐代另一位制琴大师张越之琴以及宋仿之作。“龙吟虎啸”正好符合张越之琴“材分短小”、“形如筒瓦”、“张琴坚清,声激越而润”三个特点,因此也可以判断“龙吟虎啸”是几十年来发现的第一张张越风格的古琴。此琴琴套现收藏于浙江省丝绸博物馆。

近四十年所见最完整的宋琴——龙吟虎啸

在二十年前偶然见到一位张女士,得知江南名画家董欣宾先生藏有江南著名的宋代古琴,其后又陆续听说董先生不仅精于书画篆刻,对于诗词、散文、医学、武术、周易都十分精通,有深入的研究。而且着术甚丰。如此饱学之士可称为当代的奇才。还听说他不会弹琴,但对古琴却十分喜爱,平素与林友仁、梅日强诸琴家过从甚密,更不惜重金购藏古琴命公子学琴之用。近闻董先生归道山,而余竟未得识荆,实为生平一恨。今江南陶艺先生随董公子抱其先哲所遗古琴来访,因得见“龙吟虎啸”琴于寒斋,有此琴缘眼福不浅。
琴为仲尼式,系以虫蛀古桐材所制,通身髹以黑漆,久经使用,手指袍袖磨擦处露栗壳色漆,蛇腹断满布其上古气盎然。琴背池上刻寸许隶书“龙吟虎啸”四字,其下嵌古玉一片约4.5×6公分。腹中左刻寸楷一行为“松雪道人识”四字。青白玉轸足极光润。琴通长122,额宽19,尾宽14公分,四五微间最厚处为6.5公分。琴面金徽十三枚,弧度浑圆头尾一致。合缝严紧,天地柱均极牢固,周边断纹通天为未经剖修之器。略一勾拨音清越琳琅发金石之声,尤如环佩之音来自天际。这种琴音与宋人辑《琴苑要录》所述“琴为无声之乐,务存细紧”的要求相合,显然,是一张具有古人欣宾特点的宋琴,与那种胶合缝半开天地柱脱落的宋琴之音,自然有泾渭之别了。据闻琴为赵松雪故物,其子孙世守先人手泽直至后裔赵鸿雪,其流传之序如此。
在传世古琴中,唐代蜀人雷氏之琴及宋仿之作已经看到,但没有见到唐代吴人张越之琴及宋仿之作。张越之琴,据前人所述,其特点有三:第一是“材分短小”,第二是“形如筒瓦”,第三是“张琴坚清,声激越而润”。今“龙吟虎啸”琴,较之盛唐雷威之“九宵环佩”无论宽长皆略短小,其琴面圆浑弧度头尾一致,颇具有筒瓦之象,而发音坚清激越,与张琴的特点相似,且同出自吴人之手,说它是宋仿张越之作颇为近之。
此琴传世年久,断纹多发纫锋,加以岳山略低不及一指,疑为屡磨弦沟所致,是以弦近琴面,有碍弹拨。倘能修平纫锋,稍稍补高岳山,张以加重丝弦,则坚清激越而润的元音自当复出。传世宋琴多经破损重修,如此完整用蛀桐之作,实属至为罕见之品。
《2004年3月下旬郑珉中识》

哪些古琴值得期待?

“龙吟虎啸”在中国历代古琴中排名第三。排名第一位的是宋徽宗赵佶用过的一把名琴  ——“春雷”。“春雷”为唐代制琴大师雷威所做。这把古琴流传有序,堪称中国“第一琴”,只是目前不知何人收藏。排名第二的是唐代中国当作国礼送给日本的“金银平文”琴。该琴现藏日本正仓院,被日本视为国宝。

 



 


此琴长 123.5cm,肩宽 19.2cm,尾宽 14cm,现藏中国历史博物馆。面漆黑红相间,蛇腹断纹,琴背细密流水断纹。龙池上方刻行书“混沌材”,下方行文“羲皇人已杳,留此混沌材,想是初开辟,声音妙化裁。完然一太璞,解愠阜民财,不凿庄生窍,古风尚在哉”。款署:“会稽黄镇仲安跋于皖江”。曾由夏莲居珍藏。



 

万壑松.仲尼式

此琴长 128.5cm,肩宽 20.2cm,尾宽 14.5cm,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。黑漆,蛇腹间牛毛断纹。背面龙池上方刻楷书“万壑松”,两侧刻文“九

长  宽  厚:弦长 113CM,通长 123.2CM,肩宽 18.8CM,项宽 17.8CM,尾宽13.8CM,厚5.8CM 。

漆色断纹:面底皆黑漆,通身发蛇腹及流水断纹;仲尼式。

琴材配件:桐木面板,梓木底板,金徽,琴轸、雁足、岳山、承露、冠角、龙龈、龈托等皆紫檀木所制。

《腹款》

琴背铭文:龙池下方右侧刻“阴涧激石”;左侧刻有两小方印,分别为一阴刻,镇光注印、一为刻星石。

制作特点:标准“桐天梓地”,木料漆灰俱厚,加上作工精良,故历经数百年后发“金石声”,有苍古、润透之妙。

源自:《古琴纪事图录 2000》/台北中立国乐团



琴长 122.5,额宽 19.8,肩宽 20,尾宽 16 厘米。

琴为仲尼式, 形制古朴。扁、宽的特点,尤为突出。琴通体黑漆朱髹,蛇腹断间以流水断,纵横两向均有断纹,经研磨后出现朱漆圆斑,宛似鳞片,绚丽而有古趣。琴池上刻草书:“高山流水”四字,古意盎然。琴音松透深厚,静而不嚣。文革中琴被受损,后得琴学大师吴景略先生精心修狡数月,伤痕尽泯,元音如初。琴坛巨擘,不仅使古谱重生,且能使琴续命也。王世襄于 1947 年购自秦老胡同曾家。



 

琴长 122.5,额宽 18.8,肩宽 19.2,尾宽 14.6 厘米。

琴为仲尼式, 形制规整,通体施黑漆,琴面蛇腹断纹甚是精美。底面因重修未见断纹,惟尾部二寸处有补漆灰痕迹而断纹尽在,是重修者有意不全部重漆,以证明琴底并未更换。琴池内右侧刻字一行,刀痕极浅,又曾涂漆,所以较难辨认,但“朱晦翁藏”等字尚隐约可见,左侧深刻“古吴王昆玉重修”七字。郑珉中先生对此琴十分重视, 曾仔细观察,多次试弹,认为声音深沉苍古,虽稍有塌腰,不足为病。《今虞琴刊》着录,现藏故宫博物院唐琴“飞泉”(程子荣先生遗琴)内亦有“王昆玉重修”墨书款,据考昆玉应为明代斫琴高手。因此琴背面髹漆当在王昆玉破腹重修之后的清代。曾以片状物探琴腹,发现琴墙与面板、底板均有缝隙,故似以木条作墙,上下与面底粘合而成。说明粘合得法,不仅无碍发音,且可获得极佳之音响效果,此为该琴之制作特点。王世襄于 1947 年购于地安门外万宝兴古玩店。


宋/梅梢月.宣和式   王世襄旧藏

 

梅梢月.宣和式

 

琴长 128,额宽 20.5,肩宽 21,尾宽 15 厘米。

此琴项、腰均两凹加一凸,轮廓柔婉。额侧又有浅凹。琴谱未见有此式。郑珉中先生认为同与樊伯炎先生所藏宋琴“松石间意”近似,惟此为方额而彼为圆头耳。“松石间意”出清宫,有内府制盒,经蕉叶山房张莲舫送上海售出。扬时百先生《藏琴录》着录,名为宣和式,今从之。

“梅梢月”宽而长,奇重,黑漆蛇腹断。琴名在池上,径逾寸。池下阴文“青天碧海”、阳文“月佩风环”大方印。以上均填金罩漆。白玉轸足,润洁无瑕。劫后琴还,足在而轸失。欲复旧观,难矣!

琴润透无比,平湖先生尤喜弹之,以为深夜别具妙音。同寓北郊音研所时,此琴常在先生几上也。

“梅梢月”乃黄勉之先生遗琴,后为溥西园贝子侗所有,辗转归张荫农先生。先生得黄门之传,以一曲七十二滚拂流水享誉京师。哲嗣万里兄工写意花卉,笔法近陈白阳,亦喜藏画。数次往访,见琴悬画室,无弦久矣,曾萌求让之念而未敢启齿。一日告我宝古斋有谢时臣山水长卷,精极,惜居奇而议值难谐。予径往购之,当时实未知是否许以卷相易也。万里兄旋谂吾意,竟携琴枉驾相赠。不惜琼瑶,易我木桃。高谊隆情,永矢不忘。

相关链接:中国琴院|中国琴院网|中国琴院官方网站

中国琴院
友情链接 中国琴院 中国佛学会 香港高等教育研究生院

中国琴院版权所有

zhonggguoqiyuan@163.com

地址:北京文化产业园

网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,请速与我们联系